山西大同“小黄花大产业”农民夜采“致富花”

0 Comments

(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)山西大同“小黄花大产业” 农民夜采“致富花”

中新网大同7月15日电 题:山西大同“小黄花大产业” 农民夜采“致富花”

提升“科技范”,赋能“新优势”。科技是第一生产力,对于现代流通产业更是如此。全面提升信息化水平,向科技要生产力,应成为现代流通产业的主攻方向。政企应共同努力,加快推广物联网、大数据、云计算、人工智能、无人科技、电子标签等技术在流通领域的应用,加快推进流通领域公共信息服务平台建设,提升各类信息资源的共享和利用效率。

(广州日报评论员 练洪洋)

深夜,吴国富老两口不远处,连片的黄花地里星光点点,这是300多名采摘工头上射灯发出的光。武俊杰 摄

“所当乘者势也,不可失者时也。”在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、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下,强调流通体系在国民经济中的基础性地位,把建设现代流通体系作为一项重要战略任务来抓,意义重大而深远。

吴国富正在采摘黄花。武俊杰 摄

破除“中梗阻”,打通“大动脉”。构建现代流通体系要聚焦“难点”、找准“痛点”、打通“堵点”,先让流通体系“通”起来。在内循环中,要推进大流通网络建设,促进区域和城乡协调发展,形成畅通高效的全国骨干流通网络;要建成全国统一市场,打破分割封锁和行政垄断,让社会资源能够在统一规则下自由流动,显著降低流通成本。在外循环中,要实施“走出去”战略,推动国内流通渠道向外延伸,打造全球供应链体系;要创建内外贸融合发展平台,促进国内外市场互联互通。

吴国富是大同市云州区吉家庄乡吉家庄村村民,曾是一名贫困户,如今已靠黄花致富。大同种植黄花历史悠久,有600年的种植史,是中国黄花主产地之一。如今,当地“小黄花”种出“大产业”,成为农民的“致富花”。

党的十八大以来,我国流通体系建设取得明显进展,国家骨干流通网络逐步健全,流通领域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涌现,全国统一大市场加快建设,商品和要素流通制度环境显著改善。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过程中,我国流通业出色地完成了一次压力测试。毋庸讳言,行业在发展中仍面临着诸多挑战,如基础设施不适应新技术新业态发展,流通体系面临品质不高、发展不规范等问题,传统流通企业数字化能力不足,制度环境有待进一步完善等。

吴国富和老伴把蒸过的黄花散落在院子里晾晒。武俊杰 摄

塞北的夏夜仍有凉意,地里露水大,蚊虫多。吴国富和老伴身穿雨衣,脚穿雨鞋,戴着头套和射灯,在有些泥泞的黄花地里来回穿梭,手起花落,未绽放的黄花被装入两人身前的布袋中。露珠沾到雨衣上,汇成水流,沿着裤腿流下。

吴国富年近七旬,他身材精瘦,走路很快,常常咧嘴笑。日子越过越好,他并不觉得干活辛苦,也不认为自己已是一名老人。黄花别名“忘忧草”,让吴国富过上了好日子,也仿佛真的让他忘掉忧愁。

刘志峰告诉记者,黄花采摘季,村里人手不够,他还从山东省请来约300名采摘工。来自山东省的赵秀真说,她和工友们每晚采摘黄花,从七月初到八月初的一个多月时间里,每人能挣4000多元。

合理“定规矩”,当好“裁判员”。在现代流通体系构建中,要充分尊重市场主体,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,政府作用主要体现在,统筹推进硬件和软件建设,完善行业标准和制度规范。比如,构建重要商品追溯体系,形成来源可追、去向可查、责任可究的信息链条;建立流通信用体系,推动建立行政管理信息共享机制、市场化综合信用评价机制、第三方信用评价机制等信用评价模式等。完善相关制度之后,便是吹好“哨子”,维护制度环境的公平性。

发展大产业,要有大格局。把现代流通业做成国民经济大产业,要顾眼前还要谋长远,打好基础,稳步推进,确保行稳致远。

2015年,吴国富成为吉家庄乡第一批“吃螃蟹”的人,他响应当地政府号召,在自家的2亩玉米地种上黄花。三年后,2亩黄花进入盛产期,每年给吴国富带来1万多元纯收入。他还把40多亩土地流转给黄花专业合作社,每年能获得2万多元流转费。

早上八点多,吴国富和老伴结束采摘工作,但他们还不能休息。两人将黄花蒸制,避免花朵开放,再把蒸过的黄花散落在院子里晾晒。干完活后,吴国富抓起一把黄花,和老伴一起炒菜、煮汤,迎来一天中的闲暇时光。

流通体系之作用,在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定位。第一阶段是“依附论”,流通为生产而存在,是生产的依附。第二阶段为“平台论”,流通是市场主体获取商品、要素和信息的渠道与平台。第三阶段是“先导论”,流通在引导生产、扩大消费,促进转方式、调结构等方面的作用日益显现,被视为先导性产业。

“要从凌晨两点干到早上八点多。”吴国富说,夜间的黄花大都没有绽放,太阳升起后,黄花逐渐开放,食用价值和经济价值降低,且不易加工保存,所以要趁着夜色完成大部分采摘工作。

目前,大同市黄花种植面积达26万亩,涉及全市61个乡镇176个村3.62万农户,其中贫困户3.25万户,占比达90%。(完)

山西大同迎来黄花采摘季。对68岁的吴国富而言,七月是一年中最忙碌的一个月。凌晨两点,他和老伴走进自家的2亩黄花地。

深夜,吴国富老两口不远处,连片的黄花地里星光点点,这是300多名采摘工头上射灯发出的光。吉家庄村吉福产业发展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刘志峰介绍,合作社流转土地710亩种植黄花,进入盛产期后每亩可收入8千元到1万元,带动贫困户197户。村民们除可获得土地流转费,还能在合作社打工挣钱。

尤其在电商时代,与现代信息技术融合之后,现代流通的触角已延伸到了生产与交换的每一个环节,让生产与交换的边界越来越模糊,也让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,现代流通不仅是一个货物转移的过程,同时还是形成价格信号的前提和资源合理配置的基础,能够引导产业结构调整和技术进步,引领消费模式转变和消费结构升级。因此,有人把现代流通称之为“新流通”,以示与传统流通的区别。可以说,无论是国内循环,还是国际循环,都离不开一个高效率的现代流通体系。